ca88亚洲城娱乐_亚洲城ca88|亚洲城官网欢迎您!

切换到宽版
  • 6313阅读
  • 3回复

[耽美同人]《不是不满足》TXT小说(全本)作者:赫提斯菲(家教同人/骸云/生子)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2379
配偶
单身
txt点券
40054
威望
963
贡献值
0
0 发表于: 2014-03-07 22:51:10
— (听亭月歌) 标题不能含有空格哦,下次注意哦~ (2014-03-09 21:51) —
点评:骸云神马的最有爱的有木有!!骸云最高!!!绝壁是绝配!木有之一! a"U3h[;$y  
|au`ph5  
8Z\q)T  
文案: _h}(j Ed!  
,s 3|  
灵感来源于A-Lin的那首《不是不满足》。说白了就是雀仔闲着没事乱吃飞醋生骸大气闹离婚的事儿(被一拐子抽飞)。噢还有生子,不喜勿入,请注意孩子的名字,那萌煞吾辈的同音~~ WcKDerc  
{q8|/{;  
内容标签:家教 都市情缘 0:[A4S`X  
]i`Q+q[ 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六道骸,云雀恭弥 ┃ 配角:六道镜夜 ┃ 其它:生子,现代,都市,架空 +CBN[/Z^i  
t>}S@T{~T  
6z U  
☆、一 m-Jy 4f#  
JX 5/PCO  
  云雀推门进来的时候,心情不是很好。这两天为了财团收购案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,在公司加班不说,回家了还要熬夜。更重要的是,时值晚上八点,他依然没有吃饭。 gtMR/P:S  
  客厅里的吊灯散发出桔黄色柔和的光线,七岁的镜夜乖巧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看小人书,听见开门的声音,抬头看去,开心地跳下沙发朝来人跑过去。 O[MFp  
  “妈妈~” A ~vx,|I  
  云雀低下头摸摸独子的软发,露出久违的笑颜,轻声问道:“吃饭了么?” t`Z3*?UqI  
  镜夜摇摇头,颇委屈地扁着嘴:“爸爸说要等他忙完了再吃饭······” unn2I|XH  
  云雀皱起眉头,抬头扫视了一下屋子,没发现人影,便继续问道:“他人呢?” QlMLWi  
  “在书房。” gw,K*ph}q  
  云雀推着镜夜向沙发走去,动作温柔,眉头却越锁越紧。 \a;xJzc9  
  “先等一下,我们马上吃饭。” 8/)\nV$0Y  
  “噢,”镜夜有些困惑地看着妈妈走进爸爸的书房,重重地摔上门,再无动静。 aIa<,  
+5|k#'%5  
  六道骸从震天响的关门声中回过神来,摘了无框眼镜,有些疲惫地揉揉眉心,这才看向来人。 iKPgiL~  
  “你就不能轻一点么?” +jB;  
  云雀面无表情地直直看着他,语气平板冰冷:“到底是你的工作重要还是镜夜重要?他还是小孩子,你以为和你一样可以熬到□点都不吃饭么!” hv#$Zo<  
  重重叹口气,六道骸抓过桌上的台式钟看了下时间,抓抓头发,无奈地摊摊手:“是我的错,我忘记时间了。手头有些事比较麻烦——” u=qK_$d4  
  云雀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,有些讥讽地开口:“我不知道你到底在忙什么——如果和你的秘书调情也算忙的话!” 7M~/ q.  
  骸倒吸一口冷气,莫须有的罪名让他忘记了保持冷静:“云雀恭弥你什么意思?!拜托你不要像那些家庭妇女忙着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行不行?!” *Xk5H,:  
  云雀冷笑一声,直直盯着骸一字一句道:“不要找借口,我相信自己的眼睛,上周五你在停车场干的好事也不是我的幻觉。” |T"vF`Kr(>  
  骸沉默了许久,抹了把脸,苦笑出来。 BSHS)_xs  
  “既然证据充分我再怎么解释你也不会相信了——OK,我不否认,随便你怎么想。” HJg&fkHn1  
  云雀冷哼一声,便转身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。 \f4rA?+f  
  草草地就着昨天的剩菜剩饭和镜夜凑合了一顿晚餐,云雀打发镜夜刷牙洗脸后便把他送上床。轻轻地关上儿子房间的门后,云雀直直推开主卧的门,拉出行李箱开始收拾衣物。 qQ)1+^  
  骸闻声走进来,看这架势就明白了大半。 %b*N.v1+  
  “Kufufufu,干嘛,要离家出走?” em,1Yn?  
  一边把镜夜的毛巾塞进箱子,云雀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:“我不觉得有继续待在这里的必要。” Co(N8>1  
  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,骸走过去抢下云雀的箱子,将东西全部倒出来。 (SW6?5  
  “要走的话也是我走吧,你带着镜夜能去哪里。” K5LJx-x*j  
"TaLvworb4  
  骸简单收拾了一下当夜就离开了家里。云雀披着睡衣抱臂冷冷看着男人颀长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的栅栏边,凤眸里看不出任何情绪。打了个哈欠转身往卧室走,却意外发现镜夜抱着长毛玩偶,拖拉着大拖鞋,可怜兮兮地躲在门口。 !YGHJwW:  
  “妈妈,爸爸要到哪里去啊?” D['J4B  
  走过去弯腰将孩子抱起,云雀将下巴搁在孩子的头顶,安慰性地蹭了蹭,“不怕,镜夜今晚跟妈妈睡吧。爸爸有事要出去一段时间。” D ON.)F  
O6?{@l  
'/UT0{2;rS  
QpQ2hNf  
GO2q"a  
☆、二 #Swc>jYc  
bl>W i@GL  
  第二天把镜夜送去小学之后,云雀一面跨进自己的凌志,一面拨通了副手草壁的电话。 pm=O.)g4`  
  “恭先生,有什么指示?” IxUj(l1Fm  
  “哲,帮我找一个律师,要快。” v4Ag~Evcx  
  “好的,需要什么类型的呢?是财产还是——” 3,v/zcV  
  “离婚。”淡淡地说完,云雀便断了通话,也不管电话那头手下惊讶的反应,将手机随手抛到副驾驶座上。一打方向盘,车子干脆地转个弯向远处驶去。 YC 4c-M  
  不知道是七年之痒还是什么,和骸的这种状态已经不是他能忍受的底线了。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的生活又回归了只有工作和镜夜的模式?彼此都很忙,经常性的三天两头没办法见面,即使是晚上同床共枕,交谈的话都不超过三句。更多时候,是互相指责和冷战。 Mx, 5  
  何况,好死不死让他撞见骸和他的那位女秘书举止亲昵动作暧昧。两人三脚的游戏他玩不起,既然对方有了新选择,他何必不成全呢? \,/ozfJ7dT  
  再这么下去,对镜夜也不公平。明明父母都在,偏偏像单亲家庭似的,偌大的房子一天大多数时间都没有人在,忙碌的父母也缺乏关心,一日三餐都有危险。与其维持现状苟延残喘,还不如让他们其中的一个狠下心肠做个了断。 #FAW@6QG  
  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泛着冷光,好像在狠狠嘲笑着这段婚姻一样。当初骸说的誓言,他还记得,可是没想到这么快,就无法再兑现了。 _J \zj  
X1P1 $RdkR  
  当年说要结婚,也是骸临时起意,一个电话没头没脑地打过来的时候,云雀正在机场等飞米兰的飞机,一时头脑发热答应了,冲出机场拦了辆出租就赶去教堂。那天还是凌晨,街上没什么车流,但是即便这样从机场赶到市区也还是要花费三四个小时。 ku*k+4rz  
  云雀记得清楚,他气喘吁吁赶到那间小教堂的时候,骸的眸中闪动的光芒好像要照亮整个世界。骸用温热的手掌包裹住他微凉的双手,低头在指尖一吻,抬头凝视着他微笑。 ^,=}'H]  
  “我爱你,一次倾心,两次倾情,此生不渝。” S_Nm?;P  
X:`=\D  
  晚上云雀破天荒准时回家吃饭,来不及做饭只有叫外卖。餐桌上镜夜乖巧地拿着自己的小勺子吃饭,云雀心不在焉地边吃饭边看报纸,等反应过来时才发现此时的气氛沉默得让人心慌。平日里都是骸在吃饭时间询问镜夜学校里的种种,自己并不参与这类亲子的对话。 i03S9J  
  “镜夜,今天学校里还好吗?”打定主意做出改变,云雀放下筷子看向儿子。 lt4IoE`tk?  
  “嗯,”小孩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刘海,有些忐忑地看向云雀,“那个,妈妈,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?他说过要给我买的金丝雀快卖光了······”说到最后,声音嗫嚅几不可闻。 [-l>f P0  
  云雀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大概又是骸在接镜夜回家的路上随便许诺的结果。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涌上心头,云雀皱皱眉,不动声色地掩饰过去,“下次让草壁接你的时候给你买。” <!G /&T  
"Y^Fn,c  
  晚上难得上MSN,骸也在线上,两人心平气和地聊了下这几天的近况,骸问了问镜夜的事情,有没有按时吃饭,功课怎么样,便尴尬地找不到话题。 u y"i3xD6-  
  有些失神地盯着屏幕上半天没有动静的对话框,骸泄了气般地靠到床头,仰头看着酒店装潢豪华的天花板,漫无目的地神游天外。 & ;5f/  
  这种有家不能回的情况是怎么回事?和自己的伴侣像陌生人般寒暄,彼此的裂痕越来越大,然后呢?还有愈合的可能吗? lrHN6:x(Y4  
  电脑突然传来消息提示音,骸打起精神坐起来,对话框里跳出一行黑体的小字,刻板禁欲,一如云雀恭弥。 @+M1M 2@Xz  
  “我想了下,还是离婚吧。具体事项我还在谈,等有消息了通知你。” n7ZJ< ~wl  
  呆愣一分钟,骸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后再也笑不出来了。 H&*&n}vh5y  
  “什么意思?” %jj-\Gz!  
  “字面意思。” *$VeR(QN  
  “我可以理解为,你已经放弃了么。” +ah4 K(+3  
  在良久的沉寂后,云雀发过来一句解释。 9({ 9r[U  
  “你觉得,我们还有救么。” )N^fSenFBn  
  “Kufufufu,”骸突然笑出来,一面在键盘上敲下回答。 hA/Es?U]  
  “既然如此,我没有异议。” _]'kw [  
LQ Ux}  
|I"&Z+m  
nw*a?$S3  
{be|G^.c  
☆、三 A;ZluQ  
`_neYT  
  看到骸的回答,云雀轻轻叹口气,连“再见”这样的客套话都懒得说,直接下线,关机。 h8M}}   
  经过镜夜的房间时,云雀发现没关牢的房门中透出一点微光,有些疑窦地推门进去,才看到小孩抱着云豆玩偶坐在床头没有睡觉。 8KR17i1  
  “镜夜,怎么不睡?明天还要上学。”云雀推开门,尽量放轻了语气。 1GR|$E  
  小孩抬头看看云雀,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。 )knK'H(  
  “~~~~(>_<)~~~~呜呜,妈妈,我要爸爸给我讲故事···以前每天爸爸都会给我讲的···我要爸爸······” $i8oLSRV  
  云雀揉了揉隐隐发痛的太阳穴,顺势在孩子床边坐下,将儿子揽进怀里,安慰道:“好了好了,爸爸也不可能永远给你讲故事,你总是要长大的,嗯?先睡吧,别想那么多,习惯了就好了。” ""V\hHdp  
  好说歹说,总算让镜夜挂着泪珠睡着了,云雀凝视孩子的睡颜半晌,低下头轻轻在孩子侧脸印下一吻,轻柔而充满歉意。 \mb@-kM)  
  对不起,镜夜,因为我的关系,你可能会没有爸爸了。 fK@UlMC]7  
M9VAs~&S  
  春假的最后一天,云雀抽空带着镜夜上街,算是这么长时间来没办法陪着小孩的补偿。吃饭前两个人顺路去了趟超市,因为镜夜说家里的奶粉没有了,而云雀从来不在这样的事情上浪费注意力。 6eB~S)Ko  
  超市里永远是熙熙攘攘人潮涌动,云雀皱着眉努力压抑着因为群聚带来的咬杀欲望。左手牵着的镜夜兴致勃勃地拿起各种商品左看右看,碰到不认识的汉字就拉拉云雀的手问个清楚。 nyhHXVRH  
  “妈妈,这个字念什么呀?”镜夜高高举起手中的罐头兴冲冲地问道。 g rQ,J  
  云雀接过罐头扫了一眼,顺手放进了购物车:“念‘荔’,‘荔枝’的‘荔’,你爸爸不是最喜欢荔枝罐头么——”话音戛然而止,云雀无意识咬咬下唇,反应过来自己都做了些什么,随即把罐头扔回购物架。 rf^IJY[  
  一旁的镜夜疑惑地看看云雀:“妈妈,怎么不买啦?爸爸要吃的······” Q}lY1LT`  
  云雀低下头冲儿子笑笑:“爸爸出差了,罐头放时间太长会坏掉的。” _iqaKYT$  
  “那等爸爸回家了我们再买给他吃好不好?” ZLP0SCkuR  
  “···好。” w1F)R^tU  
$RRh}w\0^  
  买完东西后差不多到了晚饭时间,镜夜说想吃必胜客,云雀无可无不可地耸耸肩,便带着镜夜走进了餐厅。 @O6 2} F  
  眼放桃花的女侍应生将菜单放到桌上,云雀把菜单推到镜夜面前,抬抬下巴示意他来点菜。镜夜相当熟练地点了比萨和牛排,然后有些疑惑地歪着脑袋看向云雀:“妈妈你喜欢吃什么呀?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西方菜哎。” &u2m6 r>W  
  云雀停下手头上正在回复的手机短信,要过菜单随便翻了两页,彻底没了食欲,草草点了壶柠檬茶了事。 (LVzE_`  
  菜上的很快,镜夜大概也是饿了,拿起刀叉便大口吃起来。云雀百无聊赖地看着儿子狼吞虎咽,突然想到什么,便信口问道:“你以前常来吗?” :9>U+)%  
  “唔,”小孩努力咽下嘴里的东西点点头,“爸爸带我来过两次,他和我一样最喜欢这里的鸡排了!” HR'F  
  云雀点点头,突然有点后悔问这个问题,强作镇静地递过去一块餐巾纸:“擦擦嘴,慢点吃。” 7}mr C@[i  
  镜夜接过纸,没来由冒出来一句:“爸爸还说哪天要我们一家三口一起来吃这里的三人套餐的,可是他为什么一直不回家呀?” mX @xV*  
  云雀一愣,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和儿子说这么残酷的真相了。在心里斟酌了半天,终于决定诚实一点对孩子比较好。 _>t6]?*  
  “镜夜,既然你问了,我也不瞒你,可能你还小不懂,但是,爸爸和妈妈,要分开了,不会在一起住了。” >#;>6q9_  
  镜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接着有些委屈地问道:“为什么呢?是镜夜不乖吗?所以爸爸不喜欢我了?” oBPm^ob4  
  “不,不是你的原因。”云雀有点狼狈地别过脸,沉默了片刻才继续解释道,“爸爸和妈妈之间缺少了一点东西,所以没办法在一起。比如,信任,还有坚持。” +I.{y  
IS{>(XT{  
a8y*Jz-E  
IV`+B<3  
9PR?'X;4  
☆、四 ,F|49i.K  
6I5LZ^/G9  
  走在徒有奢华的宾馆走廊上,再华丽的地毯也掩盖不了孤单的脚步声和寂寞的心跳。骸无声地叹口气,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前,摸出磁卡开门。 .T~Oc'wGo  
  进门,插卡,开灯,低头的时候却发现门缝里被塞进了张名片。骸挑挑眉,弯腰拾起,卡片上衣着暴露眼神挑逗的金发女郎正朝着自己搔//首/弄/姿。 :{#w-oC>6P  
  哦呀,还是第一次收到这种“特殊服务”的名片呢。 7x$VH5jie#  
  扔了卡片,骸边脱下外套边走到床边,打开笔记本电脑处理公务,手机却有些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。 .Jc<Gg  
  “骸大人,您现在方便···吗?”电话那头是他的秘书有些怯怯的声音。 R36A_  
  “Kufufufu,是小库洛姆啊,没关系,你说吧。” O 0P4uq  
  “是的。那个,我现在在街上,看到了云雀大人,您需要我向云雀大人解释一下那晚在停车场发生的事情吗?” |s !7U  
  骸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,声音也不复刚才的云淡风轻:“Kufufufufu,没必要哦,他是不会相信的。” 7t% |s!~  
  “欸,怎么会——” Y)C!N$=@Q  
  “好啦,库洛姆酱,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,明天还要上班呢。”毫不留情地挂了电话,骸赌气般将手机扔到一边,却突然没了工作的心情。 Z~g7^,-t  
  只不过是扶着扭到脚的库洛姆到车上而已,怎么在云雀恭弥的眼中就会变成那样呢?!只能说明在他眼中他六道骸就是这种水/性/杨/花/勾/搭/成/性的男人吧······一想到这,骸只有苦笑的份,千算万算也没想到恭弥也会和其他人一样,怀疑丈夫出88轨怀疑他对婚姻的忠诚。 _s0;mvz'  
  财团的收购案还在洽谈阶段,这天云雀在听草壁关于项目进展的报告时,私人手机突然没命地振动起来。皱起眉掏出手机,扫一眼,是不认识的号码。你最好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,不然就咬杀!云雀恶狠狠地摁下通话键,传来一个有些僵硬的女声。 3gs7Xj%N  
  “请问是云雀先生吗?六道镜夜小朋友发高烧,初步估计感染肺炎,请尽快到并盛小学来一趟!” y>JSo9[@  
  怎么会这样?!云雀摔了手机,扯过外套就冲出大门,心脏因为极度的紧张与焦虑而急速跳动——镜夜,你绝对不能有事! MB?762 Q  
  “你们做家长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从昨天镜夜君就说有点不舒服,你们都没有采取预防措施吗?”负责镜夜的女教师一见到云雀就咄咄逼人地质问,云雀阴沉着脸,抱起镜夜就大步往外走去,随行的草壁唯有一叠声地向老师赔不是。 h`MTB!o  
  下令让草壁尽快开到医院,云雀忧心忡忡地抱着镜夜,不停地拭去孩子额上的汗珠。 v==/tr)  
  镜夜的身体软绵绵的,一张小脸因为不停的咳嗽而涨得通红,体温高的吓人。云雀紧紧攥着孩子汗湿的小手,竭力稳住自己的情绪。 Cl!qdh6  
  “···妈妈······好热······”镜夜无意识地喃喃,眉头皱的老高。 kfs[*ku  
  “镜夜不怕,妈妈在这里,马上就到医院了,没事的。”云雀搂紧孩子,柔声安慰道,尽管自己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。 )#025>$z  
  对云雀来说,镜夜是他的人生中最重视的人之一。当年不顾自己的生命会有危险,历经艰辛才把这个小生命带到人间,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这么失去?! TDW\n  
  当初被告知有孩子的时候,骸的第一个反应是打掉。毕竟是罕见的男性受孕,母子平安的概率本就极低,再加上云雀的个性,想必也不能容忍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孕育一个生命。可是云雀却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,夫妻两人之前一直是孤家寡人,从未享受过完整的家庭亲情,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组建完整家庭的机会,哪怕会冒险,他也想试一次。 AKUmh  
  怀孕期间的妊娠反应很强烈,云雀没有一声怨言的统统忍了下来。结果在一天上街的时候被路过的小孩撞了一下,导致小产。 1>_2 =^[  
  他在医院的手术台上痛的死去活来的时候,骸从谈判桌上惊慌失措地赶过来,在手术室外等得心急如焚。 J4m2|HK  
  等到云雀从鬼门关走一遭回来后,睁开眼时,映入眼帘的是骸如释重负的笑颜,安静却让人想去依赖。 a`;nB E  
  “辛苦了,恭弥,孩子很健康。”骸低下头细细地亲吻着他的手背,酥酥麻麻的触感让他不自觉扬起嘴角。 r[KX"U-  
  骸把孩子抱过来的时候,小心翼翼的表情让云雀忍不住想嘲笑,可是那时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骸怀抱里的那团小东西身上,红扑扑的小脸,皱巴巴的,眼睛鼻子挤成一团,时不时嚎上两嗓子,中气十足。 <3[0A;W=1  
  伸出手臂将孩子接过来,云雀有些虚弱地咳了两声,惹得骸紧张得不得了。有些不安地用手指戳了戳孩子的脸颊,云雀轻轻皱眉,小声抱怨:“好丑。” \2y [Hy?  
  这次轮到骸笑出来了,伸手将云雀孩子一起揽到怀里,骸也低下头和云雀一起看着孩子,蓝色和黑色的发丝纠缠。 P^m&oH5]EG  
  “刚出生的小孩子,当然好看不到哪里去。” -h,?_d>  
  给孩子起名字的时候,骸一口咬定,要叫他“镜夜”,只因为“镜夜”和“恭弥”的发音几乎一样。那个时候,他还狠狠地嘲笑了骸一番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9l 6AnbJ  
作者有话要说:哦凤梨妹纸你真是躺着也中枪。。。 mW 'sdb  
镜夜=Kyoya=恭弥~ %bgUU|CdA  
Pbl#ieZM  
`:YCOF  
qPgny/(  
)cBO_  
☆、五 R b=q #  
MW|:'D`  
  手忙脚乱地赶到医院,挂号,办理入院手续,给镜夜挂了吊水打了退烧针,开了一大堆花花绿绿的药片药水,总算是安定下来,只要等镜夜退烧,基本上就没什么危险了。 .CBb%onx  
  云雀将病房的灯关掉,轻轻地走出房间,关上门,松了口气。一直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,倦意便无法克制。十几个小时没有进食的胃发出抗议,云雀皱着眉,想着要不要叫回家给他拿东西的草壁顺便带一点东西来吃。 OH6-\U'.Z  
  草壁赶来的时候,还带给他一份银行的通知,大意是说房贷还清,房屋的所有权完全归云雀所有。云雀愣了愣,有些混沌的大脑半天才理清思路。这些东西,一直是骸在打理吧··· {Z^q?~zC[  
j4}Q  
  那天骸突然拉着怀孕三个月的云雀说有惊喜。云雀半信半疑地被他蒙住眼睛,拉到一个地方,站定。然后伴随着骸很幼稚的“当当当”的伴奏,摘下蒙眼布,发现自己站在一幢独立别墅前。别墅的门口屋檐都被贴上了日后被云雀评价为“很草食”的彩色丝带,前院的栅栏边还挂着铭牌,上面用蜡笔写着“Mukoro&Hibari's Home”。 (A\\s$fE/1  
  云雀淡淡地回过头,看了一脸傻笑的骸一眼,淡定地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 kJ.0|l0  
  骸殷勤地将云雀揽过,扶着他走上台阶坐下,边帮他揉因为怀孕而浮肿的腿边邀功:“呐,你上次不是说想要一个这样的房子么?我找的好辛苦才找到,我厉害吧厉害吧~~~” 9}aEV 0 V|  
  云雀瞟一眼身旁笑得白痴的男人,说不感动是假的,却拉不下脸来表达这么草食的情绪,只能将腿放下,抓过男人的衣领,狠狠吻了上去。 @5*$yi 'Cp  
zx;~sUR;  
  医院清冷的走廊传来皮靴清脆而突兀的声音,回荡在安静到空虚的空间格外刺耳。向来浅眠的云雀一个激灵从打盹中清醒过来,一面狠狠鄙视着自己的草食怎么就这么睡过去了一面抬头看向来人。 s-JS[  
  穿着长风衣的男人行色匆匆地朝自己走来,脸上已不复平日的调笑轻松,取而代之的是显而易见的焦虑。 jAy 0k  
  “镜夜呢?怎么样?还烧吗?”一迭声的询问让云雀一时不知道从哪开始回答,只能含混地说了一句“已经退烧了,现在在睡。” ,d$D0w  
  骸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的时候,轻声回头向云雀解释道:“镜夜的医保卡上填的是我的电话,他们刚刚打电话给我。” r&Qq,koE  
  云雀微微颔首,不置一词。 7(C:ty9  
  开了床头的台灯,镜夜的呼吸绵长而安稳,看样子已无大碍。骸用手试了试镜夜额头的温度,稍稍放下心来。 CRPE:7,D  
q0VR&b`?>D  
  夫妻俩相对无言守在病房外一夜,第二天镜夜醒的时候,一睁眼便看到骸放大的笑颜,眼睛立马亮了起来。 ,#K{+1z:  
  “爸爸!” 0n*D](/NK  
  骸宠溺地摸摸镜夜的额头,笑道:“Kufufufu,已经没事了哦,镜夜~” y'm5Z-@o6  
  孩子乖巧地点点头,说道:“爸爸,我想喝水。” 5+a5p C  
  骸直起腰刚想去找水,手边便及时递过来水杯,水温适中。抬眼看去,云雀不自在地偏过头,掩饰性地咳了几声。 w[OUGn'  
  来不及想许多,骸接过水杯,小心翼翼地扶起镜夜喂他喝下。 q@vqhE4  
  眼看镜夜的情况也稳定了,骸侧过身轻声对云雀说道:“要是忙的话就先走吧,我今天没事,在这里陪镜夜。” >Et~h65d5  
  云雀略一思索,便不再坚持,叮嘱了镜夜几句便离开了。 Ix+eP|8F  
1h?QEZ,6a  
  办公桌对面的律师还在喋喋不休地介绍着各种条款,云雀有些心不在焉地听着,手边电话响起,一看来电显示是骸,没想太多便接起。 O2"5\@HfE  
  “我临时有点事,你方便回来么?” (h'Bz6K  
  “我马上到。”简单地回答道,云雀挂了电话,收拾好东西,便将律师扔在一边,匆匆走出大门,顺手将那叠文件塞进了垃圾桶。 y+nX(@~f]  
  律师瞠目结舌地看着主顾消失的背影,再回头看看无奈的草壁,只有叹气的份。 }!V-FAL  
  这个意思,就是,婚我不离了,吧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 h35cj  
作者有话要说:房子那块剽窃绝望主妇部分情节~~ afE)yu`  
`N8t2yF  
; *\xdg{d  
IYv.~IQO  
$ i%#fN  
☆、六 /h8100  
Vllxv6/_  
  镜夜只在医院待了两天,便能痊愈出院。离开的时候,云雀提着镜夜的东西,骸抱着镜夜,一前一后走着。到停车场的时候,骸有些费力地回过头,探询地望着云雀:“你的车还是我的?” |G_,1$  
  云雀言简意赅地回答道:“你来开。” JJ9R, 8n6  
  云雀抱着镜夜坐后座,一路上镜夜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,问这问那一刻都不消停,总算回复了这个年纪的孩子应有的活泼。 hDXaCift  
  眼看着快到午饭时间,云雀估计着回家也来不及做饭,便问镜夜想吃什么。孩子兴致勃勃地说想吃炸鸡腿,云雀眉头一皱,说不行,刚病好不能吃这么油腻的东西。镜夜老大不高兴地低下头,闷闷不乐。云雀见状,只好哄他说,病好之后想吃什么都可以,这才让镜夜重新高兴起来。 n;wViw  
  路过一家粥店,云雀让骸停车,临下车前,状似随意地问道:“你想吃什么,一起买吧。” Po*!eD  
  “啊咧,随便好了,我没差。”骸一愣,随口答道。 5= T$h;O  
#4<=Ira5  
  回家后镜夜一直缠着骸,就好像要把之前小半个月的空都补回来似的。晚上更是如此,镜夜坚持着要骸陪他睡,骸拒绝不了,征询着看向云雀,后者转过头往外走去,甩过去一句话:“你和镜夜睡大床吧。” aJ}hlM>  
  晚上云雀一个人在镜夜的小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不是因为床不合尺寸的问题,而是想考虑一下他和骸目前的关系。当初把话说的那么绝,想挽回的话,好像没有那么容易吧······ yhrjML2K  
  第二天起床后,云雀有些低血压,摇摇晃晃下意识走到客厅,却和从门外回来的骸不期而遇。 |AS~sjWSJ  
  “哟,早啊。”骸笑得一脸灿烂,顺手将刚拿回来的报纸放到茶几上,有些无意识地接着说道,“报纸积了好几天,以后要记得按时拿,不然会把邮箱塞满的。还有邮箱上面要记得擦,积了灰就不好了······” uU%Z%O  
  后面骸还说了什么,云雀听得不太真切。一种有些委屈有些酸涩的情绪堵在鼻头,找不到出口,只能落荒而逃。 5p6/dlN-a  
6|IJwP^Q_  
  隔天骸来看镜夜的时候,下起了大雨。面对坚持要走的骸,云雀低下头看不出表情,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不方便就留下来好了。” 0s79rJ  
  晚上骸推开卧室门进来的时候,云雀坐在床沿,不知在想什么。灯光下,白日脸上坚硬的线条也柔和起来。 4U~'Oa @p  
  听到开门的声音,云雀抬起头,骸耸耸肩,迎上前者疑问的眼神:“有空谈谈么?” IwRP,MQ~  
  云雀简单地偏偏头示意骸把门关上:“坐吧。” g#`}HuPoE  
  骸在云雀身边坐下,云雀的鼻尖便嗅到了熟悉的体香,心下微微一动,连说出口的话不知不觉中都变得温柔起来。 suE8"v!sk  
  “什么事?” n.t5:SW  
  骸干咳一声,别过视线,咬了咬牙还是说出了口:“离婚的事,什么时候签字?” Z_fwvcZ?05  
  云雀闻言一愣,随即一股无名火便噌地窜上心头。 JI  cm$  
  “看样子你迫不及待?” cQ'x]u_  
  骸呆了一下,心想这不是你先提出来的么,怎么现在反而像是捉//奸/在床的怨//妇了? :,fT^izew  
  “那个,我以为你——”骸小心翼翼觑着云雀的脸色解释道。 #RbdQH !  
  冷哼一声,云雀狠狠瞪了骸一眼,随即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一脸郁闷的骸,冷冰冰地说道:“我累了,你回去吧。” h?v8b+:0  
  没有预料中的争吵指责,反而是自己的右手被一个温暖的掌心包裹,耳边也传来骸让人信赖的声线。 &nwS7n1eb  
  “Kufufufu,恭弥,我倒宁愿相信离婚什么的只是你一时的气话。毕竟,八年前结婚时的誓言,我还没有忘记。” @,7r<6E  
  我爱你,一次倾心,两次倾情,此生不渝。 fDqDU  
  云雀一顿,再开口却倏地变了话题:“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我那天看到的东西。” Bex;!1  
  骸叹口气,扳过云雀的肩直视着他认真说道:“要是我说只不过是库洛姆扭伤了脚踝我帮忙扶她你信么?更何况人家已经有了男朋友,而且我们真的没什么。” #-PMREgO  
  云雀沉默半天,然后移开视线咳了一声,挣开骸的双手,闷闷地说道:“你先回酒店吧,明天我带镜夜去接你。” ?PqkC&o[q  
  “······”=A=恭弥啊,为什么你都原谅我了还要赶我出去睡酒店······ Uk*(C(  
TGU7o:2  
LT>_Y`5>  
Wp+lI1t  
?@Q0;LG  
☆、七 ?iV}U  
IZm6.F  
  听见敲门声,骸扔下手头收拾的衣物,忙不迭冲过去开门。云雀迎上对方有些疑惑的目光,耸耸肩,自顾自地走了进来。 {to(?`Y  
  “离退房还有两个小时,不准备做些什么吗?”云雀利索地松开领带,边摘下手表边转过身看向显然没有完全接受事实的骸。 i/I  
  都做到这一步了再没反应的还是男人么······ rk4KAX_[  
  骸吞了吞口水,干净利落地把云雀扑倒在床上,交换了一个绵长深切的吻。 Ph%ylS/T{  
  “呐,恭弥,you are the love of my life.”趁着换气的间隙,骸笑弯了眉眼,看着面色潮红的云雀认真地低声说道。 [s`B0V`04  
  云雀明显底气不足地瞪了他一眼:“你还要不要做,唔——” j`q>YPp  
  双唇再次被攫取,双手也被霸道却不失温柔地推到头顶,碍事的衣服统统褪下,云雀紧闭双眼,气息不稳地感受着男人温凉灵活的唇在皮肤上四处肆虐,敏//感点被反复玩/弄/揉/搓,自己的抵抗顷刻间就溃不成军。混蛋,明明···明明已经很久都没有做过了,这家伙怎么还这么熟练? n1 GX` K  
  骸进入的瞬间,云雀因为异物的侵犯而无意识呻//吟出声,眼角的生理泪水却被罪魁祸首轻轻舔去,察觉到小小骸在自己身体里又肿//大/了几圈,云雀有些狼狈地闭上眼,却忽略不了整个人被狠狠填/满的充/足感。 G6qZ>-GiL  
  “Kyoya,好棒······”骸低//喘着,一刻也没有停止原始的律//动。 0Ze&GK'Hf  
  低哼一声,云雀反手抓紧了骸,没自觉地和身上/煽/风/点/火的某人十指紧扣,让这场情@@欲盛宴无声蔓延。 xb%Q[V_m  
  亲!!热后云雀有些脱力地靠在床头休息,一旁的骸凑过来讨了个吻,调笑道:“我从来不知道我们家恭弥也会这么主动哇···” qo 7<g*kf~  
  云雀瞪他一眼,倔强地扭过头道:“我只是不想弄脏家里的床单而已!” [W{|94q  
  “喂喂,不是吧,亲爱的不带你这么玩的——”骸哭丧着脸有些无奈地小声抱怨。 ^|6#Vx  
  云雀瞄他一眼,没忍住扑哧笑出来:“笨死了,谁会在意这个······” QI U%!9Y  
  “···我就知道···”原地复活的骸又黏过来死死抱住云雀,对云雀的威胁置若罔闻。 /3k[3  
5%(whSKZF  
  从酣睡中转醒,云雀抓过床头的闹钟看了眼,有些挫败地又钻回被窝。真是,骸一回来就完全没有了时间观念,夜夜颠@鸾@倒@凤@也要考虑下第二天他起不起的来啊··· }~=<7|N.  
  翻来覆去没有骸的怀抱怎么都叫不回周公,云雀叹口气,还是乖乖掀开被子起床。 5de1rB|  
  洗漱完慢吞吞走到客厅,镜夜已经乖乖坐在小凳子上吃饭了。一边的骸一边哼着歌一边往杯子里倒果汁,察觉到他的到来,一大一小同时扬起笑脸打招呼。 _<jU! R  
  “哟,早啊,亲爱的~” sC[#R.eq  
  “妈妈早安~” Rf8ZH  
  被这两只逗得笑出来,云雀有些无奈地摇摇头,拉过凳子坐下,看了眼早餐。 }Hg\ tj}i  
  “今天是西式早餐?” <dE~z]P  
  “爸爸还给我煎了一个小熊荷包蛋呢,你看你看——”镜夜献宝一样把自己的盘子推到云雀面前。 Q?LzL(OioN  
  云雀宠溺地摸摸孩子的头,一旁的骸切好面包涂好奶油和果汁一起推了过来。 ME]7e^  
  “喏,冰箱里没食材了,先凑合着吃吧,本来想做味增汤来着。” ROfV Y:,M  
  云雀点头表示理解,低低说了句“我开动了”便拿起面包。 -c1-vGW/  
  骸吃了口沙拉(云雀永远不能理解把生的蔬菜和奶油拌在一起到底有什么美味的),想到了什么,随即说道:“对了,因为是六一,所以今天的行程是带镜夜去游乐场哦。” 8YE4ln  
  云雀挑眉看向骸,后者心虚地笑笑,讨好地蹭过来帮云雀揉腰:“Kufufufu,昨天忘记跟你说了,不过没关系啦,我已经跟草壁交待过了······” ib 'l:GM  
  你是只记得“嘿@@咻”的事情才对吧!!-_-# W{!5}Sh  
  只能默认的云雀吃过饭便冲回卧室,骸依旧老皮老脸地黏着跟了过来。云雀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:“出去,我要换衣服。” ~N| aCi-X  
  “我更希望你什么都不穿哦亲爱的~”骸从背后将云雀抱住,亲@@昵地吻着云雀的耳垂,低声调笑道。 S{bp'9]$y  
  “少来,一天到晚没正形······”云雀懒得和他争辩,就着这样连体婴儿的姿势挪到衣柜前。 g'T L`=O  
  “呐呐,穿这套啦。”骸抢先拉开衣柜门,拽出一套衣服。 R\n@q_!`X  
  云雀看了眼毛线背心白色衬衫领带外加黑色长裤的装扮,无奈道:“你要我穿高中校服?” ? eI)m  
  “Kufufufufu,是亲子装哦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Y>FLc* h  
作者有话要说:委员长的校服,一直是吾辈的萌点~~ +/%4E %  
[]N&,2O  
RT'5i$q[  
qFDy)4H)  
$^ir3f+  
☆、八 A>F&b1  
rO#$SW$YW  
  一家三口穿着如出一辙的学校制服去了游乐场。因为镜夜身高的关系,很多项目,像过山车跳楼机什么的都没办法玩,镜夜只有先坐坐旋转木马之类的休闲项目过过瘾了。 v6aMYmenBH  
  镜夜骑在木马上兴奋的手舞足蹈,骸和云雀夫妻俩站在栏杆外等候。骸时不时用手机拍下儿子,逗得小孩更加开心。 oz:J.<j24Z  
  “哦呀,镜夜看这边~” ;UX9Em  
  一旁的云雀拎着镜夜的零食和饮料默默围观,虽然有点累有点无聊,不过不能否认,这样的场景还是很温馨很幸福的吧? ~ W8 M3(^  
  玩过旋转木马镜夜要去看主题剧场的演出。一家人赶过去的时候剧场里黑压压坐满了人,舞台上的表演也已经开始了。骸挑了个最靠近出口的位置示意抱着镜夜的云雀坐下。 t VX|e2Y  
  很幼稚的演出,讲一群森林动物如何打败偷猎者夺回森林的故事,估计是演员的杂技表演很出彩,所以颇有名气。云雀意兴阑珊地看了几眼就打了个呵欠,镜夜却被舞台忽明忽暗的灯光和故弄玄虚的音效吓得不行。 >tL" 8@z9  
  “妈妈,我怕······”小孩搂着云雀的脖子拼命往他怀里钻,云雀哭笑不得地拍着孩子的背安抚着,“好了好了,你怎么这么草食,又不是真的。” d@cyQFX  
  “我,我才不是草食动物呢!”镜夜气呼呼地鼓起腮帮,逞强着又转过头去看演出,正巧碰到狮子张开血盆大口咆哮,立刻又打回原形一头扎进云雀怀里。 p((.(fx  
  “呜呜呜,好可怕······”云雀和拼命忍笑的骸对视一眼,有点郁闷。 4U)%JK.ta  
Ud>hDOJ3  
  在游乐场耗了一上午,午餐时镜夜要去肯德基,骸自然是宠着儿子没有异议,云雀也不好拂了镜夜的兴致,只有妥协同行。 S*3$1BTl  
  餐厅里吵吵嚷嚷人出奇地多,云雀坐在桌子旁压根就不想起来,点餐拿餐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了骸的头上。 2e ~RM2PQ  
  “喏,鸡块可乐和鸡米花,都在这儿咯。”骸端着放的满满的托盘终于挤了回来。镜夜欢呼一声立刻开吃,云雀揉揉额角,徒劳地恐吓道:“少吃点垃圾食品,小心以后长成个大胖子。” l`0JL7  
  “才不会呢!爸爸说只要控制次数就不会发胖的。”小孩不亦乐乎地啃着鸡块,摇头晃脑道,将骸的话奉作圣旨。 /n,a0U/  
  云雀瞪了眼始作俑者,那人却在专心往薯条上涂番茄酱,弄好了就往云雀面前一伸:“吃一点吧,应该合你口味。” :t+Lu H g  
  云雀接过薯条不置可否地嚼了两下,看了眼镜夜,随口道:“看看你都把他惯成什么样子。” yFFNzw{  
  “Kufufufufu,没关系啦,我们家镜夜很乖的,放心。”骸不以为意地笑着,顺便把咖啡插好吸管递给云雀。后者接过喝了一口,闷闷地不再说话。 Pff-eT+~m  
  吃过饭接着去超市,骸补充了家里的冰箱储备,镜夜没什么要求,只是对超市促销的T恤衫特别感兴趣。 ND 8;1+3  
  “妈妈,给爸爸买一件这个好不好?”小孩捧着件靛蓝色的T恤充满期待地看着云雀。 B]7QOf"  
  云雀把T恤往骸背后比了比,耸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:“太小,你爸穿不下的。” J(XK%e[8  
  骸摸摸孩子的头,笑道:“镜夜知道给爸爸买东西啦,爸爸很感动哦~” !a5e{QG0  
S|@ Y !  
  结账时依旧排了很长的队,骸怕镜夜站着累便让孩子骑在肩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云雀聊天。隔壁的队伍也站了对夫夫带着小孩,那孩子大声嚷嚷着什么,镜夜有些好奇地扭过头去看,一下子认出了对方。 4=* ml}RP  
  “武藏!” ?0s&Kz4B  
  叫“武藏”的小孩也认出了同学,兴奋地挥着小手打招呼:“是镜夜呀!你也出来玩吗?” )@.ODW;`  
  “对啊对啊!” iqXsD gkr  
  两个孩子热火朝天地隔空聊天,两家大人客套地互相点头算是打招呼。抱着武藏的银发男人似乎是找不到购物卡,便把孩子交到一旁的黑发男人手上。 dUceZmAl  
  “山本武藏到你爹那去,我腾不出手了。” zq#gf  
  “唔,我这边也有卡的,隼人。”黑发男人一边接过孩子一边说道。 e7U9"pk  
  “不用,我记得在钱包里。”银发男人掏出钱包翻找,一边回应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\WVY@eB  
作者有话要说:山狱夫妇也出来搅浑水了哦漏-_-||| IifH=%2Y  
L=<,+m[!  
.7#04_aP  
-f(< 2i  
X^ 0jS  
☆、九 {y:+rh&  
T=cb:PD{%  
  阳光微醺的初夏午后,温度宜人,广场上的风轻柔地穿过随音乐变幻的喷泉,拂在过往行人的脸上。 sE(mK<{pk  
  云雀靠在骸的肩上假寐,坐在喷泉旁,镜夜在不远处鼓捣着什么。不一会儿,小孩便跑到爸爸妈妈跟前,闹着要玩骸的手机。  YwB\kN  
  骸好脾气地掏出触屏手机递过去,镜夜一划开就惊喜地叫出来:“哇,妈妈在桌面上哎!” @L^30>?l  
  云雀睁开眼稍稍偏过头凑过去看,手机桌面上赫然是他自己的睡颜。有些郝然有些感动,云雀给了骸一个肘击,后者闷笑着装受伤:“恭弥,很痛哎······” @/?$ZX/e[  
  “活该。”云雀低低地嘟囔了一句,却没有挣开骸随即更紧的拥抱。 z*:.maq  
  “嗯···爸爸这是什么时候拍的呀?感觉妈妈的头发更长呐。”镜夜还在研究着照片。 C? b_E  
  骸接过手机看了眼,笑容怀念:“是我和你妈妈上大学的时候哦,那时候还年轻呢。” v*e=oyx[  
  “可是都没有我的照片···”小孩垂下头有些小委屈。 Dr"F5Wbg  
  云雀捏捏儿子肉呼呼的腮帮,好笑地掏出自己的手机给他看屏保:“喏,你在妈妈的手机上哦,这下满意了吧?” !1?Nc}T0Q&  
  镜夜欢呼一声“吧唧”一口亲在云雀的脸颊上:“我最喜欢妈妈啦!” #1f8A5<  
  骸半真半假地吃醋:“喂喂,刚刚还说最喜欢爸爸呢,这小鬼还真会见风使舵···” JE+{Vx}  
  一家人窝在一起说说笑笑,连风都变得甜蜜起来。 8c'E  
  这样的自己,很幸福。云雀淡淡微笑着,这样想到。 P}Ule|&LK  
IqONDdep9  
  End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z<& PP  
作者有话要说:(捂脸)这样算不算烂尾。。。 1 Xu^pc  
<?iwi[S  
T\Q)"GB  
[ 此帖被听亭月歌在2014-03-09 21:44重新编辑 ]
1条评分+1
听亭月歌 鲜花 +1 以后多多来分享好文哈~~~ 2014-03-09
【微信福利】关注之梦公众微信号,每天6-15MB,额外50MB!
 
离线 fenwe
发帖
1
配偶
单身
txt点券
0
威望
0
贡献值
0
1 发表于: 2014-06-22 21:35:08
看看 还不知道怎么样
赞助之梦,晋级VIP会员(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)
 
离线 紫玺
发帖
156
配偶
单身
txt点券
215
威望
26
贡献值
0
2 发表于: 2014-07-11 03:50:24
感觉这样的云雀好温柔,而且小镜夜好可爱
赞助之梦,晋级VIP会员(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)
 
离线 影莫

发帖
2202
配偶
单身
txt点券
6957
威望
235
贡献值
0
3 发表于: 2014-07-11 06:19:48
随意看看,还不知道怎么样
⊱随心☀所欲⊰ ★自由自在★做真正的•自己☺
快速回复
本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,不再提供回复功能。

站长拼团: 关闭


论坛自制月饼

健康、无添加、传统口味、现做
8种口味一起来袭~包邮价格88元~


查看